會址:104台北市南京東路三段215號11樓
電話:02-27122836 傳真:02-27174593

《回首頁》
《通訊/書目》









 ●●●●●●●●●●●●●●●●●●●●●●●●●●●●●●●●●

【史學與國民意識論文集 序言】

文/李永熾 ....................〔看目次〕

  「悲情」和「向前看」在台灣似乎是分裂的。強調「向前看」的
時候,要我們「走出悲情」;但是,要我們認同本土時,又難免要敘
說台灣人的「悲情」。在一個歷史學者看來,「悲情」和「向前看」
不是分裂的,勿寧是過去與現在辯證的生產過程。如果「悲情」是歷
史的一種現象,我們不知道,沒有歷史的「向前看」,會是怎麼一個
模樣和情境?
  站在台灣主體來觀察,蘊含「悲情」的歷史是創出命運共同體的
基礎。奧地利社會學者包爾( Otto Bauer )認為,命運共同體形成
的重要條件是住在一個地域的人有其共同的歷史經驗。「場所」(
topos )的「悲情」是在特殊場域所承受的特殊悲劇所孕生的一種歷
史經驗,這很像日本歷史情境中所孕生的「物之哀」。台灣這個邊陲
性的海島(場所)在歷史發展過程中有其頻仍械鬥的內部情境與時受
外來政權殖民欺凌的外部情境,加上移民社會的活潑氣象,由此產生
了特殊的歷史經驗。但是,這種歷史經驗卻常為各種形態的外來政權
所壓制、所轉移,甚至成為外來政權所建構的虛幻歷史的一部分。其
用意很明顯,是怕台灣人有了共同的歷史經驗,形成自主意識強烈的
命運共同體;這種一體感會促成國民意識的覺醒,也會反過來讓人們
以明晰的歷史認識,將命運共同體提昇到「國民」( Nation )層次
,而展現出具有歷史意識的「向前看」場景,更進而否決沒有歷史意
識的「向前看」之虛無狀況。
  「台灣歷史學會」即秉持這種歷史理念,以克服「中國歷史學會
」沒有台灣意象的觀點。台灣歷史學會雖有強烈的台灣這個「場所」
的意識,但不拘限於這個「場所」。因為我們知道「海島」場域的開
放性,與「大陸」場域的偏執性,相當不同。近代化的興起大都來自
島國,可說其來有自。台灣的海島性正可與其他場所或場域產生良性
的互動,以豐富海島的歷史與文化。其實,漢族移民潮湧向台灣時,
台灣的海島性格即已呈現,與歐洲的近代化有了很好的互動關係。但
另一方面,移民對土地的認同也明顯顯現;台灣的地緣性強於血緣性
,已跟移民原鄉形成明晰的差異。
  台灣歷史學會成立之初,為了呈現學會的歷史理念,即召開一場
「史學與國民意識」研討會;我們毫不忌諱地展現台灣內部的一切紛
擾,也用外部社會如中國、保加利亞的族群問題來觀照台灣的內部問
題。我們不標榜虛偽的「沒有立場」的中立。我們以韋伯(Max 
Weber )的方法論為基礎,我們必須明晰表明立場,但在進行研究時
則採取禁慾主義;而不像時下一些歷史學者,說自己中立,卻在字裡
行間潛藏著偏見與意識型態。在這方面,日本的戰後歷史學是很值得
我們學習與反省的。
  台灣的歷史學界向來缺乏方法學上的檢討,也常把台灣從歷史中
切除。表面看來,歷史著作豐繁多樣,事實上相當貧血。我們想從方
法學上檢討歷史學的過去與未來,也想確立台灣史學的主體性,進而
與世界各史學領域產生互為主體的意義關聯。我們也不否認歷史學的
現實意義,所以我們關心歷史學在命運共同體形成過程中的現實效應
,更關切歷史學和國民意識的關聯。這部論文集可以說是這方面的初
步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