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址:104台北市南京東路三段215號11樓
電話:02-27122836 傳真:02-27174593

《回首頁》
《通訊/書目》









 ●●●●●●●●●●●●●●●●●●●●●●●●●●●●●●●●●

【認識中國史論文集 序言】

文/張炎憲 ....................〔看目次〕

  中國史是本國史?還是外國史?在當前歷史教育和歷史研究上,
已是個爭議性和值得反省的問題。               
  國民黨的基本國策和教育政策,是把中國史視為本國史,視為立
國的基本精神。中華民國是繼承滿清帝國的國家,直至今日,仍然繼
續存在,統治著台灣。依此理論,國民黨跟共產黨仍在爭中國歷史解
釋權,誰是歷史發展的主流,誰是中國政權的正統。中國內戰,雙方
爭奪你死我活,國民黨敗退來台後,仍然誓死不休,力爭正統,使台
灣捲入國共紛爭之中。國民黨更藉歷史教育,傳播中國歷史淵遠流長
、中華文化博大精深、中華民族優越無雙的觀念,強迫台灣人去接受
他的中國史觀點,進而排斥、忽視、蔑視台灣史和台灣文化。前年,
「認識台灣」列入國中一年級課程,但只能「認識」,還不能成為獨
自成科的台灣史課程。去年,李登輝總統提出「兩國論」,旋被國民
黨消毒,無法落實立法,國民黨仍然無法走出「一個中國」的陰影和
論述。五十多年來,國民黨透過公權力,灌輸中國歷史教育,掌控歷
史研究的方向。台灣人也因此陷入大中國思維,想到的多是中國歷史
和人物,而缺少台灣主體性的歷史思維。            
  台灣歷史學會自1995年成立之後,致力於重建台灣歷史文化工作
之外,更注重國家認同、族群問題和中國史研究。我們不僅希望台灣
史脫離中國史,獨自成科,列入教科書,而成為學術研究的主流,更
期盼台灣觀點中國史研究的出現,從台灣看中國、看世界。我們認為
中國史研究有其必要性,因台灣緊臨的大國是中國,兩者之間的歷史
文化、族群關係密切,現實利害又相互糾葛,但我們深信唯有台灣觀
點中國史的建立,才能受到國際學術界的重視,而豐富台灣歷史文化
的內涵。                          
  基於這種理念,台灣歷史學會於1999年3 月舉辦「認識中國史」
研討會,雖然人單力薄,本會願意藉此喚起學術文化界的注意,唯有
建立台灣主體的中史論述,中國史研究在台灣才有可能脫胎換骨,保
存活力。                          
  本次研討會,鄭欽仁教〈當前中國史研究的反思〉是大會專題演
講之外,其餘共有六篇。研討會後,邀請廖隆盛教授和黃繁光教授撰
稿,合計8 篇,經修改、潤飾、審訂之後結集出版這本論文集。莊萬
壽指出中國夷夏之防觀念,造成霸權思想,欲稱雄天下。李明仁介紹
魏復古(K. A. Wittfogel )的征服王朝理論,說明中國歷史上出現
許多北方征服王朝,而不是漢人中心主義者所誇耀的漢人王朝觀。蔡
幸娟從歷代史書,重新檢討「女禍史觀」形成的背景,認為李延壽《
北史》對女主政治的評價,是「女禍史觀」產生的雛形,而呼籲應以
務實的論史史觀和兩性平等史觀,重新檢視歷史問題。呂春盛在文章
中,指出隋文帝統一江南之後,以征服者姿態支配江,逼使江南人民
反叛,後雖以強兵鎮壓,但江南社會經濟發展因而長期停滯,說明中
國史上大一統王朝的出現,反而常造成周邊地域社會經濟發展的停頓
退步。廖隆盛以華夏獨尊意識,指出北宋堅持中原霸權主義和攘夷觀
念,與遼夏對抗,和戰之間,耗費錢財,得不償失。黃繁光批判新編
《高中歷史》(上冊),應多以立足台灣觀點,撰寫中國史,或將台
灣史與中國史分離,各自成冊。溫振華介紹1949年之後,中國「西洋
科學史」的論著與譯作,語重心長地呼籲我們要注意中國的研究趨向
及其成果。廖瑞銘專研中國史之後,深深體會台灣人對中國史所迷思
,而不自知,所以認遠離中國史,才可能建立台灣主體性。下藥雖猛
,但不如此,則難以自拔,這正是他苦心之處。         
  建立台灣主體性的中國史研究是本會的方針。這本論文集正是理
論與實踐的開端。今後,期盼更多人投入,使中國史研究更多元、更
豐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