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址:104台北市南京東路三段215號11樓
電話:02-27122836 傳真:02-27174593

《回首頁》
《通訊/書目》









 ●●●●●●●●●●●●●●●●●●●●●●●●●●●●●●●●●

【國家認同論文集 序言】

文/張炎憲 ....................〔看目次〕

  

邁向21世紀台灣的思考

    1999年,台灣歷史學會會員認為國家認同的混淆是當今台灣最嚴
重的問題,乃著手籌備「國家認同研討會」,希望藉由學術討論,深
入比較分析。然正式召開研討會已是2000年5月,國民黨下台、民進
黨執政的時候了。誰也沒想到政黨會輪替,台灣會變天,所以舉辦起
來更有意義。反思台灣歷史,外來政權的長期統治帶來台灣人民的認
同分歧,而迷失自己,無法產生台灣國家意識,面對強鄰中國威脅時
,常心慌意亂,失去自我,去年政局雖改變,國家認同問題仍存在,
繼續困擾台灣,因此彙集出版這研討會論文集更有其時代意義。
   這本論文集共收錄六篇論文,二篇探討東帝汶,一篇討論荷蘭,
三篇討論台灣。
    東帝汶原為葡萄牙殖民地,1974年,葡萄牙放棄,印尼乘機入侵
併吞,而成為印尼一省。從此東帝汶展開長期抗爭和獨立運動,至
1999年,經公民投票,聯合國接管,才邁向獨立國家。東帝汶人口約
70萬,印尼則有二億人,在人口比例如此懸殊和印尼大國民族主義的
壓迫下,能夠獲得獨立,是二次大戰後獨立運動的奇蹟。戰後,聯合
國和世界強權幾乎在不願得罪統治者的顧慮下,不肯介入分離主義運
動。東帝汶人民卻以堅定意志,縱使被印尼屠殺二十萬人,也不願屈
服,終而獲得國際社會的支持,得以獨立建國。東帝汶的領導人霍塔
(Jose Ramos-Horta)和天主教領袖貝洛主教(Bishop Belo)兩人
都因主張和平和保障人權,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霍塔曾經申請來台,
卻被國民黨政府拒絕入境。本書所收兩篇論文,具異曲同工之妙,引
人深思。台灣面對中國霸權欺壓,從東帝汶獨立運動可獲得以小搏大
的啟示。
  十七世紀,荷蘭是世界舞台上的耀眼明星。1602年成立荷屬東印
度公司,1624年占有台灣。荷蘭人口約一百萬,幅員極小,卻能與神
聖羅馬帝國哈布斯家族長期對抗八十年,雖死傷無數,卻獲得獨立。
荷蘭以宗教信仰結合人民意志,以經濟發展,贏得財富,形塑民族國
家,成為海上王國。荷蘭在近代國家形成過程中,凝結民氣,締造國
家共同意識的做法,令人反省學習。
    從國外獨立運動成功的例子,反思台灣,將會發現台灣問題遠比
外國來得複雜和嚴重。施正鋒〈台灣人的國家認同〉指出台灣人民有
台灣人和中國人的不同認同,因此產生國家認同的差異,而有「一個
中國」、「兩個中國」、「一台一中」等不同認同對象。該文更說明
台灣民族主義與中國民族主義,在本質上並沒有相互競爭的必然性;
一個獨立的台灣國並不是以挑戰中國為立國精神,而是想要有自己的
國家,要在國際上有尊嚴。
    玉山是台灣最高山,是具有政治意涵的地景。戴寶村以玉山為例
,說明地景與國家認同的關連。日本領有台灣之後,以「新高山」命
名玉山,表示新發現的,比富士山更高的山。1930年,第13任總督石
塚英藏和1933年第16任總督中川健藏都攀登過「新高山」,具有「征
服」台灣的象徵意義。二次大戰期間,日人作曲「新高山」,譬喻台
灣人沐浴皇恩、應為帝國效勞。國民黨統治台灣之後,1966年也在玉
山山頂豎立于右任銅像,西望故國山河,同樣深具政治象徵。玉山在
日本和國民黨時代都具有相當高度的政治符號意涵,戴寶村認為台灣
在民主化之後,台灣人應認同自然大地,如同「母親的名叫台灣」的
歌詞:「母親是山,母親是海,母親的名叫台灣」,讓玉山成為台灣
人認知中的「我國」最高山,由土地認同而認
同國家。
    台灣未來何去何從是個令人憂煩的問題。張國興從歷史觀點,論
述台灣並非中國的一部分,也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之地。1960年
非洲殖民地建國熱潮之後,聯合國大會通過「人民自決權」, 保障弱
勢者、被殖民的人民有自決的權利。據此,台灣人民面對未來前途的
選擇,理應有自決的權利。
    這六篇論文都在探討國家型塑與國家認同的問題。東帝汶和荷蘭
的歷史命運和國家形態與台灣類似,他們經由持續不斷抗爭和努力,
終於獨立建國。台灣正在形塑國家的過程中,路上充滿荊棘,外部有
強鄰威脅,內部則有國家認同的。這本論文集的論述都值得我們思考
和反省,希望21世紀的台灣人民,能體認台灣命運共同體的概念,疼
惜台灣,建設台灣成為獨立自主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