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址:104台北市南京東路三段215號11樓
電話:02-27122836 傳真:02-27174593

《回首頁》
《通訊/書目》









 ●●●●●●●●●●●●●●●●●●●●●●●●●●●●●●●●●

【歷史意識與歷史教科書論文集 序言】

文/鄭欽仁 ....................〔看目次〕


  認識自己的歷史,淺白的說是在認識自我存在的問題。這不僅是
瞭解自己的由來,祖先的傳承、生態環境的影響,以及我族(nation)
如何調適而生活在這已決定做為國家的空間。總之,是在自我定位。
    但是在這個空間一台灣及其附屬島嶼一的人們一直存在著被輕蔑
,或自我蔑視自己存在的價值:自己的存在意義,似乎是為別人而活
的。這種情形,自從異民族輪迭統治這個地方以來,一直到今天當家
作主,還是沒有多大改變。除了認為這是殖民地統治的延續,還能說
什麼?
    台灣人的國民主義(nationalism)運動已有不算短的時間,但欠
缺革命性的變革而改變不了國民性與認識自我的價值。在征服者的拳
頭總是比被征服者來得大,二次大戰後新來的外來者動起粗來,雞犬
不寧的,終致造成「事大主義」深植人心,也是台灣人民的悲哀、喪
失自我的原因。
    亞洲的國家普遍存在歷史意識的不健全與歷史教科書的問題,但
各有不同的情形,舉例來說,日本自明治維新建立「近代國家」,到
昭和時代走向軍國主義而亡國。但第二次大戰後的憲法是聯軍佔領下
的產品,憲法規定放棄戰爭,因此其國軍只能稱為自衛隊。日本因美
、日同盟,受美國核武保護傘之下經濟起飛,但意識上卻成為附庸國
。
    因此,現階段的日本一部份人士,要恢復「主權國家」的地位,
重建國民道德,批判長久以來的「自虐史觀」。也不僅是先前有家永
三郎為爭取歷史教科書的解釋權,提出法庭的訴訟而已。
    戰後的韓國,民族主義高漲,南北韓各有不同的歷史推祟以爭取
政權的「正統」,但都高唱朝鮮半島的統一。北韓推崇檀君以為正朔
所在,但政治封閉,詳情不得而知;南韓的民族主義「過剩」,受「
小中華」意識的咒縛,扭曲不少歷史的解釋。
    日、韓的情形如此,可以當作我們的鏡子。日本教科書的爭論恐
怕已有半個世紀,但也因教科書的問題受到中、韓政治的撻伐,同時
也促成日本對世界各國教科書的關心,故在書肆能看到『外國教科書
中的日本與日本人』、『韓國教科書中的日本與日本人』、『中國教
科書中的日本與日本人』等作品:已經從本身如何檢討歷史意識與教
科書,進而瞭解別人的歷史教科書如何看待自己的國家與國民;其實
,其中也充滿傲慢與偏見。有關這一點,台灣的學界也應留意,以免
任人宰割。
    台灣歷史學會成立於1995年。成立時的背景,正是第二次世界大
戰後的五十週年,世界各國對戰爭或「戰後」加以總檢討,台灣教授
協會在這一年也提出呼籲國人揚棄征服者的「光復」意識與殖民地從
屬意識、建立新國家的見解。
    台灣歷史學會的同仁自覺在這時段成立台灣歷史學會,以有別於
中國歷史學會之必要,並自覺在推動民主、自由與人權的要求下,必
須擺脫大中華的枷鎖,落實本土化。但首要在對歷史研究與歷史教育
加以檢討,重新出發。但迄至目前,本土化的教育並沒有成功。在「
教改」的口號下,辛苦爭取得來的國民中學之「認識台灣」的歷史教
育與教科書被廢掉了,尤其在教育行政方面一股潛在的反台灣的勢力
抬頭,以蹂躪台灣人的傲慢心態騎在台灣人頭上。
    台灣歷史學會在這樣的背景之下,自覺以歷史學者的責任所在,
於2002年5月25日舉辦「歷史意識與歷史教科書」學術研討會,今該
論文集已編輯成書,擬提供各方參考。
    茲付梓之際,謹謝著者及策劃研究會執事之用心。